• Google 为什么成立新公司 Alphabet?

    1. 首先,我认为这是Google对成熟企业内创新的一次实验。


    对于成功的大企业来说,Innovator’s Dilemma是非常真实的挑战。任何试图在大公司内推动过变革的人都应该对此深有体会。(1997年,当时还是哈佛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的Clayton Christensen写了一本关于创新的书叫做Innovator’s Dilemma的书,由此产生了一套关于企业内部创新的理论,不过不是这里的重点)。


    通常,大公司现有业务会在几乎每个方面和创新业务产生资源争夺。例如,一个收入只有五百万美元的初生项目,虽然可能是革命性的,但不可能与一个收入十亿美元的稳定业务争夺管理层的注意力和优质的工程资源。在大型公司里,每天都有这样的项目被忽视,而微信在QQ的光环下存活下来的例子,其实非常罕见。简单地说,我比较赞同花旗分析师的总结:Overall, we view the new structure as an elegant way for Google to continue to pursue long-term, life-changing initiatives while simultaneously increasing transparency and management focus in the core business. (“总体来说,我们认为这个新结构是Google采取的一个好办法,来实现对长期战略性项目投入的同时,又提高公司透明度以及管理层对核心业务专注力”)


    2. Google关心股价。


    他们不止是关心华尔街投资者的想法,更关心股价对于大量持股员工的士气和薪酬的影响,因为员工的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股权。而影响股价的机构投资者和分析师对Google诟病已久的一个主要问题是Google对其投资的项目缺乏披露。


    所以,Google要增强披露。但是,披露本身并不需要Google改变公司的架构,因为Google完全可以自愿披露他愿意展示出的信息。而改变公司架构,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能引导投资者和分析师用不同的估值模型来给Google的股票定价。


    目前,分析师对谷歌的采用传统的估值方式,即根据整体的收入、利润、成长性以及EPS计算估值;这对谷歌投资新的、革命性的业务是很不利的;因为这些业务在发展早期几乎一定会稀释利润。但是,用新的架构以后,Google可以引导分析师用SOP(Sum Of Parts)模型来估值,即用各个部分估值总和来计算公司总体价值,这样客观上可以把Google核心搜索业务的价值和投资的新兴项目的价值同时解锁。下面是示意图(随手画的图和数字,看意思就行了,请别纠结于细节)



    3. 更松散的架构,能够支持不同的战略。


    比如,核心(Core)业务的战略目标是增强盈利性(Profitability),提高EPS(Earning Per Share)。即使是谷歌,也是为股东服务的,而EPS是投资人看中的指标。提高EPS的方法无非是增加收入和降低成本。为了降低成本,Google也要考虑控制人力成本,必要的时候甚至也要裁人,毕竟,华尔街最喜欢的就是裁人,公司大规模裁人和减成本计划几乎总是导致股价的暂时拔高(当然,长期就不好说了)。


    但是,这样的战略和新兴(Emerging)业务以成长性(Growth)为目标几乎格格不入。目前的硅谷,也许有泡沫,但总体的气氛确实是疯狂的投资和成长。Google投资的新兴业务也不例外,需要几乎不计成本地投入,这样和核心业务的战略诉求有显然的冲突。在一个整体运营的体系下,核心业务的紧缩战略(减负、裁人、Hiring Freeze等),势必影响新兴业务,至少影响新兴业务的气氛。在公司90%的业务需要削减成本的背景下,10%的业务疯狂招人还是蛮难的。而且硅谷大家都认识,典型的对话大概是这样:你们Google不是最近裁人吗?你们团队还在招?不会进去就被砍了吧…




    4. 人才,人才,人才

    他们都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是两遍或者四遍,但人才绝对是今天硅谷第一重要的事情。

    Google今天的股价$660,市值4,400亿美元。很了不起。但现在的了不起暗示着未来的成长空间有限。Google股价过去一年增长了16%,过去五年增加了160%,也都算不错的成绩。但是,这对硅谷贪婪的工程师们来说远远不够(不过真的不怪他们贪婪,现在硅谷像样的房子,没有一次成功的Exit真的很难买得起),因为Google的竞争对手,是Uber,Airbnb这样的Pre-IPO新贵,和更多知名不知名的初创公司。这些企业上市时能提供的暴富的机会,在Google这样的成熟企业不可能存在。

    但是,现在分成一个更松散的邦联,想象空间一下丰富了——每个子公司都有机会独立上市,从而给员工提供了不亚于其他初创企业的致富机会,这对吸引有竞争力的工程师至关重要。

    对于中间管理层也同样有吸引力:在子公司里,天花板不再是一大票资深Google老员工和执行官们;因为子公司可能高速增长,新业务层出不穷,所以在做到子公司CEO之前,其实没有真正的天花板,这对于积极的中间管理层吸引力巨大。即使是Sundra Pichai这样的高层,因为Larry Page等人把位子留出来了,也能更上一层成为CEO。对了,还有华尔街也真的是非常喜欢Sundra Pichai。

    原文链接:http://www.dywiremesh.com/huangguanzuixinshoujiwangzhi/5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